首頁 游記攻略巴丹吉林沙漠 巴丹吉林風的撫慰沙的吻

巴丹吉林風的撫慰沙的吻

作者:阿甘BraveGan     18231人關注 2020-2-22 10:19
阿甘歪傳系列之2020阿拉善

巴丹吉林風的撫慰沙的吻

那一抹抹的痕

窮荒絕漠鳥不飛,萬磧千山夢猶懶。
與獨孤漸道別長句,兼呈嚴八侍御。

——唐·岑參

楔子
巴丹吉林沙漠位于阿拉善盟阿拉善右旗西部和額濟納旗東部一帶。東西長約270公里,南北寬約220公里,總面積為4.71萬平方公里,是中國第三大沙漠,也是世界最大的鳴沙區。
巴丹吉林沙漠是世界唯一高大沙山群分布密集的沙漠,這里海拔一般在1200-1600米之間。作為沙漠世界最高峰,必魯圖沙峰海拔高度為1617米,相對高度500米,比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中的最高沙峰絕對高度高出70多米,號稱沙漠珠峰、金字塔沙山。
巴丹吉林沙漠集合了沙漠的瑰麗,以其高、陡、險、俊著稱于世。奇峰、鳴沙,湖泊、神泉號稱巴丹吉林沙漠“四絕”。高大的復合型沙丘鏈和金字塔狀沙丘,貌似“山”一般,沙峰、沙壑、沙峭、沙壁、沙窩、沙刃隨處可見,景象奇偉壯觀,繽紛多姿。在沙漠腹地,高峰林立,峰巒疊嶂,沙脊如削。奇特的沙漠造型,是進行沙漠徒步探險的理想之地,西北部至今鮮有人類足跡。(摘自度娘)
以上種種,無一不誘惑著每一位戶外徒步者躍躍欲試,深入大漠荒涼腹地,一窺其究竟。前有剛完成戶外史詩級徒步大橫斷的余星石頭,一出山不久便直赴巴丹吉林,后有走過此線的老隊友麥兜一再相邀,終被撩到血脈噴張棄械被拉入坑。
D0:2020.1.21農歷臘月廿七全國各地~甘肅酒泉集合
1.21公司放假,馬不停蹄匆匆奔機場,因武漢被突如其來的疫菌侵襲,原耽心得一夜未深眠的機前身體體檢,不到30分鐘順利通過。(后在進沙漠第二天1.23信號消失前收到武漢封城短信,我佛慈悲)
西寧中轉時,撿到一對可愛的雙胞胎。也是在西寧,登上了與隊友老董同一專列,其他隊友已到達集合點吃喝逛了,唯我與老董兩人殿后。
先頭部隊訂好吃飯的地方,點好飯菜等我與老董直殺飯桌。不知是否隊友催得急,我與老董下車快速相識乘Taxi時,他大叫一聲:完了,防潮墊落高鐵上了!后面雖連夜租車趕到嘉峪關取回了防潮墊,冥冥中感覺似乎兆頭不吉,給這次驚心動魄沙漠歷險記埋下了一大伏筆。
進山前吃好喝好乃頭等大事,瘋子們悉數登場,飯畢,合影留念是必走流程。為防罩上面具難以辯認,現特隆重介紹。前排左起:阿甘、麥兜、小邪、守月、Jeff Ren;后排在起:老董、當地俱樂部人、吶喊、當地俱樂部人、老錢、波鼬。
D1:2020.1.22農歷臘月廿八酒泉~古日乃~第一天營地
提前一晚全隊將5天備用水及氣罐等分臟打包完畢。早上5點起床,6點集合早餐后出發至起點古日乃,老董部隊朋友正巡邏特熱情奉送軍糧及出征紅牛。
昨晚與波鼬同一標間,各備20瓶礦泉水還順走酒店免費的兩瓶,見隊友買口樂,因生活中不愛喝碳酸飲料未備,事后途中追悔莫及。出門自磅35+,裝完水&氣妥妥60+。波鼬裝東西時差點驚掉我下巴,加腰包至少超我8+。古日乃起點,老董部隊朋友幫我們拍了一張全隊出征英姿騷(颯)爽照。
帶上面具,面目全灰,但,排版流程依舊。左起:老董(來自杭州的甘肅人),Jeff Ren(工作上海現居江蘇的川娃)、麥兜(同行過狼塔的領隊山東的)、守月(辣妹紙不辣湘妹紙)、波鼬(同行過鰲太重慶大力士)、小邪(靠京城的河北退役小兵姐姐)、老錢(沉默是金的河北人)、阿甘(武漢搬磚的恩施伢噓…莫說是武漢來滴)、吶喊(甘肅酒泉)。
我看見你了,空曠、肅穆、孤寂、浩瀚 ,一望無垠的大漠 ,金黃的沙丘,倚戀著湛南的天空。 其它,一切不復存在,鬼斧神工的線條,揉合著一抹抹褶皺。
部隊征程開揚,第一次極限負荷60+徒步,還沒找到節奏調整好步伐,小邪似脫韁的野馬,領著麥隊一馬當先,灑歡蹄子瞬間消失在地平線上,狠狠甩下一眾懵逼的我等,苦逼的踏步漫陷在那些有錢人越野沙漠沖出的車轍印里………直到蹂躪完松軟的車轍印上了外界未曾碰觸的硬沙面,終于摸出節拍,慢慢追上麥隊。麥隊見我電信有信號,一邊關心他的股票,一邊直播給想來卻沒到場的小七,惹得小七七竅生煙欲火焚身……
宇智波鼬,從不用登山杖的神驢(徒沙漠無登山杖更吃力),休息很少卸包,直接彎腰硬扛,一位重慶涮火鍋兒的大力士經不住我再三誘惑,行前被我拉進坑。此行背負最為夸張,全隊笑他是直接忽略重量的真大神,都一路蹭他吃喝,袋里無窮無盡,2018一起鰲太領隊小七曾說放開讓波鼬自己干全程僅需兩天。搞笑的是他沒帶背包罩用雨披包裹,小邪笑其不會收拾活脫一沙漠叫花子。
老錢,沉默是金的大哥,望著炎炎烈日下浩瀚無際的大漠,似乎在感慨些什么……除了波鼬全隊第二重背負,每天在后面默默的陪湘妹紙守月收隊,早晚在營地也僅少語攀談幾句,全程一直保守真驢子秉性不嚷不鬧不亢奮,沉醉于腳底那柔軟的沙粒之中。
第一天背負是最重的,只有半天路程也感覺行程并不是很輕松,夕陽無限好的近黃昏,全隊順利超越了預定營地,于一平凹處安營扎寨。麥隊拿出高壓鍋,第一晚就迫不及待用我帶的恩施鄉下土豬臘肉煲仔飯搞起來了。
飯后發現電信仍有信號,便讓麥隊在我帳前來了段視頻發沒到場的那些驢子們羨慕嫉妒恨,讓那些認為巴丹吉林只能吃干糧快速食品的驢子們看下,我們依然可以如此腐敗吃香的喝辣的。
安營扎寨后天色尚早,攜單反的老董與Jeff Ren便周邊取景,行程唯一的營地全景圖便是Jeff Ren扎營后辛苦爬上沙山咔嚓得來。
D2:2020.1.23農歷臘月廿九第一營地~第二營地
對于沙漠晝夜溫差很大雖有心理準備,晨曦中那-15度以下凍得指頭瞬間生疼的感覺還是嚇得我懵逼。習慣性醒來即膨脹的膀胱實在難以承受生命之重,這黎明跑出去的一泡尿凍得永生難忘。
守月的女孩,不怕辣的湘妹紙,一枚標準的吃貨,自我聲明速度慢,但包里的路餐各種小吃比誰都多,幾乎全員幫她分背,我分背了一只湖南特產醬板鴨及兩包麻辣豆干,醬板鴨聲明留著除夕之夜配吶喊帶的茅臺酒全員宵夜。守月每天掉在后面按自己的慢節奏慢慢磨沙,拔營還算積極,一早緊隨我后面跟著。
下一不長的沙坡,由于溫度過低斜坡沙子全被凍住,我一腳下去一個踉蹌差點倒竄下去,好在反應快蹬蹬蹬連著十幾步沖到平緩處才穩下來。還沒來得急回頭喊后面注意,守月一個倒栽蔥就從上面直竄下來,嚇得我趕緊卸包查看,只見她半個額頭摔紅,好在躺了幾分鐘緩過神來,嚇死寶寶了。
因耽心后面的隊友故事重演,干脆在這坐等后面隊友,以方便提醒他們下坡。順拿出我帶的小桔子小果凍安撫摔得可憐兮兮的守月姑涼!
向著太陽升起的地方 ,大漠上追逐著蒼茫 ,沙山的那一邊 ,一望無盡的黃沙依舊 ,應在家過年團聚的些許二逼 ,自詡尋著心靈的方向。
吶喊,背著一斤茅臺一條中華進沙漠的大塊頭漢子,每休息第一件事就是把煙點燃。帶著衛星電話不停的與外界保持聯系,得知外面疫情加重,管控加嚴,我看手機信號剛消失前幾十分鐘收到武漢封城的信息,那一刻還在慶幸已出城,否則就給封住了。
前面兩個小人影兒,已漸行漸遠,還是邁開雙腿盡快追吧,你就不要回頭望了,好驢不望回頭沙……
老董,并不老的帥小伙兒,不按套路出牌的大神,茫茫沙海中方向感極強,與小邪每天前面開山切沙,時不時切出更易前進新軌跡,攜單反為全隊提供很多大片。亦可能心系大片有點丟三落四,集合時防潮墊落車上(后追回),第六天發現帳篷掉前面牧民房營地,第七天夜幕降臨走散,全員急瘋提心吊膽為其祈禱,好在終化險為夷(后面再敘),不虧為真大神。
走著,走著,湘妹紙守月又慢慢掉隊,依舊堅韌不拔的緊緊咬牙,咬著隊友們留下的印痕不放松。
中場休息,除了起床困難戶波鼬還沒等到,所有人到齊。小邪已按納不住停留太久,老錢幫忙上包又要開始開路了。
茫茫金黃一點綠,這背影已記不清誰給我拍的了,我想可能是Jeff Ren吧,全程數我與他走得近些,體力腳力差不多,還可以蹭他單反大片。此次我綠色背包罩是最靚的仔了,唯藍色天空與黃色大漠下這一點綠色點綴是似神來之筆。
小樣兒,加快步伐快速推進吧,前面的黑點越來越小了,再不跟上節奏,他們又消失在地平線上啦!
第二天正式深入沙山,是全程走整天的第一天,開始領略上沙山并不等同于普通常規登山的真實感受,如果說鰲太的九重石海爬得有點過癮,那這九十九重也翻不完的沙山會爽得你欲仙欲死。下午五點多全員抵達預定營地。
今晚煲仔飯是麥兜攜帶的牛肉干+臘肉,味道杠杠滴!個人更稀飯臘豬肉,牛肉干沒油有點干硬,饑餓狀態下狼吞虎咽欲速則不達。不過,在巴丹吉林這種大漠,能吃上牛肉煲仔飯已不是一般的奢侈豪華大餐。
D3:2020.1.24農歷大年三十除夕第二營地~第三營地
我已習慣,晨曦中冷得哆嗦,依舊爬出帳篷摸索,尋個隱蔽的地方 , 唱歌……
無能朝陽還是夕陽,營地周邊的山坡上,總能見到Jeff Ren擰著單反,不停地尋找著視角……
麥兜,此次活動領隊、大廚,17年與其同行狼塔有幸得其關照蹭他的煲仔飯,一發不可收拾,出山后馬上訂購高壓鍋,自此摒棄自熱速食米飯。此行應他兩次相邀盛情難卻,18年他曾走過此線有經驗,機會難得有幸再次同行。此行攜帶5瓶闊樂,一路又蹭他不少冰闊樂解饞。
今天行程基本上麥兜、老董、Jeff Ren與我共4人不知不覺走成了小分隊。
偶爾,我也瘋狂跑一段,回頭,給他們定格幾張大片。
靠近兩位攜單反攝影大師,最實惠的好處就是可以蹭大片。
小小的身影,融進蒼茫大漠,點綴著金黃的沙,拖曳出一串串音符………
前面開路先鋒小邪太快,剛開始還能循著足跡,不知不覺把我們跟丟了,左右軌跡偏著走,爬上沙山至高點亦不見蹤影,麥隊差點給急壞。老董常在前面了解情況,安慰到她終會回到軌跡,我們按軌跡切就能會合。并淡定的給我們拍大片。
這標準的三人行,莫名其妙不由得牽引著思緒,憶起學生時代班長帶給我看的大仲馬《三個火槍手》,懷念那時看書總能過目不忘至今記憶猶新。
翻過一座超高大沙山終遠遠晀見小邪已到達預定營地,營地會合后,麥兜一直莫名其妙還沒到的波鼬早上拔營怕冷遲遲不動,預言今天這么多大沙山要很晚才能到,我寬慰他耽心誰都不用耽心波鼬,我與他走過線心里有數很快就會到。果不其然半小時左右即到位,送上預訂羊排,年夜煲仔飯珍珠琥珀湯大餐搞起來。郁悶的是我攜的反應堆不知是否沙子堵塞就是不上氣,加重了每天燒熱水的煩鎖。
除夕之夜,天黑前波鼬與麥兜拾好大堆干柴,飯后篝火晚會熊熊燃燒,吶喊獻出背了三天的茅臺全隊把酒言歡,我拿出幫守月背了三天的醬板鴨烤起,波鼬吃飽喝足鉆帳篷不愿出來不忘獻出兩大包花生米給我們下酒。大家吃著手里的喝著杯里的,不抽煙的我們不忘再蹭一根吶喊大哥的中華助興,蹭他衛星電話給家里拜年報平安。
D4:2020.1.25農歷正月初一第三營地~第四營地
每天早上拔營在后遲遲不動摸個不停準是波鼬,麥隊昨天已說拖累出發時間,拔營我就早早喊他抓緊時間行動,未料這個家伙紋絲不動,全部啟程還在慢慢收,我走時就笑他今天管你咋摸,要在中午前跟上大隊,我們指望你開路。后還沒到中午休整,這家伙一溜煙似的沖上來,驚掉大眾下額,我早知道他實力已見怪不怪。
Jeff Ren,中科院高柴生博士理工男,鉆石王老五,攝影與徒步,運動與才華,在他身上結合得淋漓盡致,這位移民到蘇州工作在上海的川娃子,內涵、低調、和藹、熱情、大方,盡顯優質剩男特色。一有合適視角,便舉起胸起大磚頭,為我們貢獻大騙。
全程我與Jeff Ren走在一起的節點最多,我知道他走得并不輕松,雖帶著超輕塔帳,但背負并不輕,還唯一一個人擰著三角架,也是不服都沒道理。
我笑曰麥兜,如此單虐的大漠,打死也不學你走第二次。他解釋我若不應邀約,他這次亦不會再走進這荒涼,他這是再幫我圓夢,并說戶外無論刷多少線,沒走過巴丹吉林大漠就是驢子生涯一大缺憾。應他意感恩之余,就在這大漠留下“阿甘”之印痕吧,即使風沙很快會抹平,也有那么一刻,曾經在這大漠定格……
老董與小邪在前面并肩開路,中途休整等我們時,給我來了一段名垂青史的珍貴沖沙視頻。
隨著水量的消耗,背負逐漸減輕,相反的是行程俞發沉重,每天的營地變得更遙遠,直線距離從前面的十幾公里已變成了二十多公里,望著先頭部隊遙遠的背影,追到那個點就是奮進的那點動力,搖曳著疲憊不堪的身軀繼續前進。
每到精疲力竭停下補充能量,回頭一望,后面亦遠遠在努力向前奮進,也許,那一刻,我亦化身為他們前進動力的那一個點………
到達預定營地比前幾天稍晚些,今天路程長,手機記步已近5萬。夕陽隱去,微風漸起,波鼬提醒我將帳篷移到避風些的空地,但想著前幾晚均是風平沙靜不太在意,麥兜亦附和晚上風會停下,殊不知,晚飯躺下后沒多久,風勢絲毫不減反俞作起舞狀狂浪。
半夜聽聞風繩地釘拔起撞擊帳桿脆響,驚魂跳出帳外,只見外帳即將起飛,嚇得趕緊一把抓住大喊隔壁麥兜幫忙,好在麥兜與Jeff Ren 及時起身,用我在前面偶然撿到的一塊小石,將地釘重重砸進沉埋沙下凍土,才得以安心重新躺下。悲催的是,打帳釘時不小心一粒細沙濺入眼內,無論怎樣擦拭揉擠就是不出來,折騰得眼淚汪汪迷迷糊糊一晚上沒睡好,直接給后面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辛酸路埋下隱患。
今晚我們到營地較晚,湘妹紙守月與老錢就被拖得更晚。她前幾天一直在叫后面要上沙漠珠峰必魯圖,麥隊與我們賭看她今天到營地還叫嚷否,若后面不去我們就輸麥隊一頓大餐(后他賭贏我們的大餐因特殊情況只能下條線再兌現了)。未料這貨到營地一副慘不忍睹樣,飯后烤起火來又滿血復活發起燒來叫囂非上沙漠珠峰。
D5:2020.1.26農歷正月初二第四營地~第五營地(牧民房)
麥隊與小邪慣例模范般帶頭拔營,每天早上調動全員啟程行動積極性。
今天是趕到預定補水點扎營,都感覺已減負到正常徒步負重信心滿滿,但有經驗的麥隊提醒,每天都是滿負荷前行,今天路程更長更艱難險阻,必須早早拔營出發,大地還是茫茫一片白霜即啟程出征。
朝向太陽升起的方向,遠去的背影漸漸模糊,今天是我最苦逼的日子,昨夜濺入眼內的沙粒時不時轉動,那棱角刺痛著我的眼皮內膜,淚水似斷線的珠子滴入腳下的塵沙,凜冽的寒風絲毫沒有可憐我而駐足,反而助紂為虐瘋狂卷起陣陣黃沙……
我想我麻木了,受夠了,去你的小小一粒塵沙,我就不信我堅強的淚水,還溶化不了你這瘦小的孤影……
莫小邪,人如其名,我估小邪一名出自《射雕》黃老邪的千金黃小邪。初見面這來自帝都的小個子并不起眼,當她說自部隊退役,你甚會懷疑是否經得起風吹沙打,但一上路,她的實際行動就顛覆三觀。波鼬大神封尊她小火箭,每天在前面用我們1.5倍時速火速推進,望其項背五體投地頂禮膜拜。
之所以將小邪放最后隆重介紹,那是大人物壓軸登場,她是麥隊加封也是公認此行四大神之首~火箭大神,每天在前面開路扔我們一大截。另三神為:波鼬~負重大神,背的最重還主動要求幫隊友分背;老董~化險大神,有意外總能化險為夷;守月~犟油大神,幾乎全員幫忙拖醬油還犟著爬沙漠珠峰。
噓……說曹操就到,拖醬油也在我們休整時給拖上來了。守月也不容易,本就節奏慢,前一天又在喊肚子疼好像親戚來看望了,還是硬著頭皮在后面磨沙,磨得沙子都服了軟。
早上叮囑波鼬盡快跟上大隊沒白費力氣,今天中午休整前竄了上來,說不跟吶喊在后面掉隊了,吶喊一休息至少兩根煙太長時間太狠,于是每次休整開啟了蹭他路餐模式。
不虧是大神級別,波鼬一追上我們就瞬間反超,跟著火箭神小邪兩人在前面猛切,虧他沒有登山杖也是見山切山、見坑蹚坑,不與我們選擇性繞道,基本上都是直對軌跡直線干。
只要在軌跡上隊員們沒太偏,大部分行程我們6人靠得較近為一小分組,在我前面由前至后分別是小邪、老董、麥兜、波鼬、JeffRen。
天色漸晚,夜幕降臨,走著走著就散了,小邪與波鼬兩大神見離補水營地距離較遠,從右邊猛切,而老董單槍匹馬開始從左邊獨切,剩下我們3人唯有逢中直切。夕陽西下即將隱身,偶遇沒有珠戲的雙龍被我影下。我們3人到牧民房營地時已傍晚6:30左右,比前幾天晚了一小時多。
麥隊憑記憶尋到牧民房熱心為驢子們準備的客房,僅有的兩架小單人床先到小邪波鼬擁有,然后找到牧民備的大塑料桶打水煮飯。吃了幾天的飯今天終于有水可以岔吃面條了,波鼬直接拿出3斤掛面煮了3鍋,而我,直接干了3缽面喝了3升水,直到肚皮圓。悲催的是我淚水灑了一路,那粒沙子依舊刺痛著眼角,老董關心問要不要救援,我苦笑曰:放心,我眼里揉得進沙子……
D6:2020.1.27農歷正月初三第五營地~第六營地
有小房子隔了風沙,睡得特香,一覺天亮,就是不知我如雷貫耳的鼾聲伴奏曲伴奏得他們睡眠如何。耽心岔吃岔喝半夜起床難亦并沒發生,被幾近掏空的身體吸收殆盡。坐起眨眨眼,眼角依然疼痛,明顯不是那種刺感,開心極了!我的淚水終于溶化了你,折磨了我一天兩夜的小東西!
暖心的牧民房全景,給驢子們熱心準備的簡易客房為左起第二間,內有菜刀及紅糖,配波鼬帶的生姜都喝了不少姜糖水,還有前面驢子們留下的氣罐等物。
舒舒服服的過了一晚,即使五星級營地,亦不得不離別,領隊麥兜認真的看軌跡辯方向。
晨曦中的大漠,超低溫的白霜還未來得及褪去,本就靜寂神秘的沙山,覆上了一層薄而透明的純潔面紗。
眼角的沙粒融化,神清氣爽,風已靜,心飛揚………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我要人們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誰,假如你看我有點累,就請你給我給點水……孤軍開沙切路的人兒,不是老董便是那小邪
遙遠的沙山尖側,你在那努力的追尋,朋友莫急,我們就在前方, 等著你……
昨晚比我們還晚到牧民房一個多小時慘不忍睹的守月,跟上我們后開心的粘住麥隊撒起歡來。昨晚麥隊問她還去不去爬沙漠珠峰,未料一根筋的她競說反正都虐成我是傻了還要去,搞得我們全懵逼得差點笑抽筋。
不多見的小草,凜冽的風沙下,用自身的高度,俯身作半徑,圍著立足之地,畫著規則的圓圈,若板橋先生來此,定賦詩《沙草》:咬定沙山不放松,立根原在大漠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臨近中午,光合作用下,溫度逐漸上升到零度左右,無風不起沙的情況下,這個溫度會伴隨到傍晚5點夕陽西下,是最適宜猛切的時間段。
要是軌跡不得不直穿面前的大沙山,即使沿著刀峰般的沙山脊梁直切,一樣切得兩眼昏花………
波鼬勝利會師Jeff Ren,我想這會兒他一定在給波鼬展示他拍下的大片……
追吧奔跑吧干就完啦別又干到天黑啦
下沙山能做到背著大包后傾姿勢,瀟瀟灑灑跑起來的,唯沒用登山杖的波鼬大神,也沒誰了。
正常預定時間抵達預定營地,大家忙碌著安營扎寨,只聽老董大叫:完啦!早上帳篷放牧民房走時忘裝進包啦!全員跟著懵了幾分鐘才緩過神,好彩我帶的是別墅級雙人帳MSR胡吧,還可以混帳。老董提出明天幫我背帳,我建議他分背我一直幫守月妹紙背著的那一大包沉重衣服,這樣我帳篷就能進包內不用外掛。
D7:2020.1.28農歷正月初四第六營地~第七營地
朝陽依舊,行程依舊,黃沙覆白的大漠,踐行者印下,一抹抹的痕……
昨晚鬧了個小厶娥子:因第四晚大風掀翻外帳已嚇怕,營地找不到一粒石頭無法將帳釘打進凍土,Jeff Ren傳教用登山杖柄倒過來慢慢敲,因自己杖太輕沒感覺,順手抄起旁邊一根較重登山杖帶勁的三下五除二打起來,眼看完工在即,啪的一聲給守月的仗敲斷了,唯有將杖與她交換用,以保障這位大神能跟上大隊節奏。
今天開始,吶喊大哥不再與守月老錢在后面磨了,緊緊跟著我們的節奏,我笑他這么多天都在后面陪護湘妹紙守月,最后兩天不堅持到底,搞得前功盡棄。
吶喊大哥跟上我們的最大好處,就是中途休整時,百無聊賴已枯燥乏味到快瘋狂的我們,都可以蹭一根他的大中華。抽完一根大中華,感覺口中更苦澀,我就拿出至尊寶小桔子來中合舌尖上的味蕾。
吶喊大哥可能是前面幾天在后面陪守月,總是搞到天黑才摸到營地,確實折騰得有點慘兮兮,無論前面隊伍怎樣猛切,咬定不放松,一樣沖沖沖。
一到上沙坡,全是要命活,抬頭不見自我,低頭喘氣思索,這,就是我傻傻追尋的苦與樂?
烈日炎炎當頭照,雄心壯志似火燒。背負大包苦逼行,幻想躺家嘆空調。半天云里吹嗩吶,這他媽還在哪里哪?
瞧,這小子笑得多么猥瑣!又在那拍一幫我是傻的苦不堪言,看你們還飛得起來不?你們倒是飛吖!
今天需第二次補水,沙漠有水補給的點一定是很低很低的低洼地,果不其然到前需下一個三級階梯式超長超高的陡坡,波鼬拍下下坡神頻。
中午近兩點左右順利抵達第二補水點,到前騙了一點麥兜最后的冰闊樂,那感覺就是全世界最好喝的飲料,搞得先到的小邪也想蹭喝。
波鼬正在主動的擔負起勞動的責任,除了守月與老錢沒跟上,我們7人全部到達,基本上人均補充10瓶水。
全隊補充完還有一天半路程的水后,守月與老錢還沒到,坐下久有點冷颼颼感覺侵襲,小邪便慢慢啟程繼續開路,我與波鼬兩人結伴慢慢跟上。
下到最低洼地取完水,后面就必然需慢慢拔升,小邪在前面沿軌跡右偏開路,老董則另劈奇徑沿軌跡左偏直切沙山刀峰脊梁,也正因為此,老董越偏越遠,直至與后面大隊完全走散。我與波鼬左右難擇,商量著唯有不理沙山是否已偏移,干脆對著軌跡逢中直切,這張遙遠的沙山脊梁照,是我拉近鏡頭拍攝到老董此行程最后遠去的側影。
由于前面我們四人已走出三條線路,后面緊跟著的麥隊、Jeff Ren 、吶喊亦不知如何適從,可能商量后還是沿基本軌跡跟上我與波鼬的中線,見天色漸暗,我便叫波鼬放緩腳步,需等后面人到了一起商量著走。待他們三人趕上,已5點多,我慢慢右偏上沙山已尋見小邪足跡。麥隊在下面喊停,再走今晚后面還有兩人不知要拖到幾點。我當時提出異議:前面兩人路線不一老董又沒帳,不追上他們合軌跡很麻煩。后簡單討論商量就地扎營,前面的人會返回會合。
我從沙山折返低地臨時營地,麥隊放下包,跛著腳(還是牧民房營地拿我藥包敷傷包扎)沿右邊就近小邪軌跡追尋,很快小邪自行返回,麥隊又倒回去尋老董。見幕色俞暗我幫他背回包大家一起動手搭帳,直到飯快煮好麥隊才失望回來告知未見蹤影。小邪先吃完飯又帶上兩頭燈,沿左邊沙山老董可能行過軌跡再去追尋,依舊無功而返。寒夜中大伙燒火到很晚,期盼已丟帳的老董能返回,直到近零點左右全員懷著忐忑不安的耽心才各回帳篷,祈禱他平平安安度過寒夜。
D8:2020.1.29農歷正月初五第七營地~青海子(出山)~內蒙阿拉善右旗
行程最后一天,大伙既躁動又不安,一是老董情況到底如何還沒信息;二是昨晚吶喊衛星電話聯系原約定接車師傅,得到答復是政府控疫不讓他進,當地政府安排車輛;三是小邪早上帳內煮早餐引燃氣罐燒壞帳篷,嚇得我鞋都沒來得及穿沖出去,好在后面撲滅,好在波鼬大神帶的吃的特別充足………種種意外,似乎都在暗示著此行驚心動魄………
大家心事重重,盡量靠昨天老董走過的方向,翻過幾座沙山,終望見一縷新鮮的足跡,耀眼的印在那平靜的沙坡。全員不約而同喊到:看,那肯定是老董走過的路!一溜煙俯沖下去,尋著那些印痕,細細辯認著,突然望見“老董早上”四個大字橫亙眼前,頓時集體歡呼:老董留言了!佛祖保佑,老董安全了!
正式確認老董平安后,大伙一直緊繃的神經得以徹底的釋放。你看,Jeff Ren 笑得多么開心多么甜密!
老董化險為夷也終讓麥隊眉頭舒展,嚷到燒毀的帳篷有機會更新了!主動拿起吶喊衛星電話再次與接車師傅聯系,得到正式答復:阿拉善右旗政府直接安排了派出所民警及醫生在青海子候著我們,出去檢測后直接拉去甘肅金昌,阿拉善右旗不歡迎我們停留。到此時,我們方清醒外面已變天。但全開心大笑自我解嘲:隨他們折騰,還省了車費!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敞開心扉,唱起歌兒,再戰沙山!
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云開見月明。一串串的意外,全都化險為夷,不經意間,扭轉乾坤,幻化為一個個驚喜,附和著依舊深重的足跡。
到達青海子前的最后一座沙山,小邪與波鼬率先登頂,在上面雀躍、歡呼!
我頓足,深深呼吸, 沙山上那些已不會再呼吸的空氣;我仰望,默默影下,沙山上那些已不能再影下的風景;我感慨,漫漫踏出,沙山上那些已不夠再踏出的印痕。
夢幻縈繞的青海子,我遠遠的凝望著你,在大漠中安靜的睡,夕陽的風安靜的吹。
我想,這兩個家伙,望著瑰麗的青海子,定是醉了……
青海子旁等待我們的果然是當地政府人員、民警、醫務人員,他們特熱心給我們備了些吃喝。在這遇到先抵達的老董,簡單交流得知他昨晚用空礦泉水瓶墊沙面,加上防潮墊睡袋神一般硬扛過一夜。后面老錢守月7點多到,所有人體檢登記搞完8點過,因政府請的私人車開價6000一輛反復談判交涉近3小時,最終1000/人達成一致深夜被驅向金昌。
番外篇
D9:2020.1.30農歷正月初六內蒙阿拉善右旗~甘肅金昌
出沙漠到達阿拉善右旗已凌晨兩點左右,見信號即報平安發朋友圈:2020春節阿拉善巴丹吉林行圓滿結束!沙漠阻力下極限背負爬涉,連續8天每天一個全馬以上體能損耗!一場心魔與神魔斗智斗勇,線條與面條完美揉合的絕對苦逼裝逼行!歷經千險,終得凱旋,出得沙山,世界已變…迂回曲折歸家路……驅至金昌凌晨三四點,好不容易找到酒店洗完剛躺下,又因湖北身份證被酒店叫起,驅逐至指定的錦都國際大酒店。
D10:2020.1.30農歷正月初七甘肅金昌~陜西西安
反復被折騰,從未被屈服,開好指定豪華房已天明,迷迷糊糊中被反復打擾測體溫。罷了罷了,我必須得走,得離開,不然可能會瘋。原訂返武漢高鐵及到湖北所有車站停運。經過反復查詢,咨詢鐵路內部好友君姐,她叮囑迅速行動千萬別拖延,改票西安中轉,臨購過路湖北票。收拾東西一刻沒停慌奔金昌站,耽心進站被截還好沒嚴控順利進站,下午另有隊友到站會合感慨萬分,相約疫后補回出山大餐。
早上抵達西安站擬周轉,被車站防控者淘到寶一樣興奮抓截扣押,禁足廣場臨時隔離區,與之溝通講理吃個大虧,差點吃不了兜著走,饑寒交迫下扮可憐苦訴怕反被感冒,方搏同情脫離苦海再進站。慶幸每到一處均表示是上一城市做苦工半年未回湖北,慶幸沒有一人說漏與武漢有半毛錢關系,否則,慘兮兮超越歷史想象,你懂的……
D11:2020.1.31農歷正月初八陜西~河南~湖北
2.1車次按預定駛入河南要我下車,唯故技重演哭訴:內蒙挖礦半年,只為掙點辛苦錢,過年沒回家,卻因湖北身份被查,被各地驅逐已一周,派出所帶我買票,沒地吃沒地住,再不讓我湖北下車,準被折磨瘋……一把鼻涕一把淚,終讓列車長看不下去,拿起對講機聯系補票允我湖北下車。感謝幕后策劃大師君姐,歷經千險終把家還(大恩不言謝,戰疫勝利約宵夜)
后記
感謝隊友Jeff Ren兼職攝影大師,嘔心瀝血精心制作全隊行程視頻,感謝老董攜單反提供大片,感謝麥兜帶隊陪我們再入大漠,感謝波鼬負重一路補給吃喝,感謝小邪無私開路奉獻,感謝吶喊大哥茅臺中華衛星大哥大,感謝守月五花八門的小吃,感謝老錢默默收隊,讓全員同甘共苦共進退凱旋而歸!
大漠的夕陽、月夜、寒風,別有一番韻味與情調,金黃的細沙,藍澈的天空,透視著原始的空曠。讓心,歸于原始的平靜,思索著過往,思緒著未來………
一切的意外,一切的不快,仿似我們匆匆走過,印下那一抹抹的痕,經過風的撫慰沙的吻,終將消失得無影無蹤。眼角的淚痕心隙的傷痕,那一抹抹亦會無跡可尋。陽光依舊戀著金黃唯美的線條,還有記憶深處那些味美的面條。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歷經滄桑,終得圓滿,感謝所有同行的隊友。相約,下一條虐線;也許,我們還會遇見;未完,待續的出山大餐;杯盞,觥籌交錯再敘前緣!
因從美篇轉至8264平臺,文字排版及圖片視頻有所變動,若需閱原文可移步阿甘歪傳美篇版本。https://www.meipian.cn/2nvj7dnp?share_from=self&;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本文作者 : 阿甘BraveGan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阿甘BraveGan 回復

    哈哈!下次約到一起刷線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發表于:2020-4-8 15:26

  • 阿甘BraveGan 回復

    哈哈!下次約到一起刷線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發表于:2020-4-8 15:25

  • 阿甘BraveGan 回復

    哈哈!下次約到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發表于:2020-3-20 16:45

    • 苦行荒野: 您們這樣太招人恨了。知道我每天砸塑料瓶吃碎冰的感受嗎?知道我每天啃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 阿甘BraveGan 回復

    果醬果醬!

    發表于:2020-3-20 16:41

  • 阿甘BraveGan 回復

    勾起你的興奮點,哈哈!

    發表于:2020-3-20 16:41

    • 短笛代歌: 巴丹吉林隨圖一游  廟海子 諾日圖 寶實陶了蓋 許多地名跳出來  記憶中的東西很奇怪的
  • 阿甘BraveGan 回復

    戶外一家親,謝謝!

    發表于:2020-3-20 16:40

  • 苦行荒野 回復

    您們這樣太招人恨了。知道我每天砸塑料瓶吃碎冰的感受嗎?知道我每天啃咯嘣脆的馕戳的牙花子疼嗎?知道我啃著帶冰渣子的羊肉時有多么瘋狂的想吃個熱菜喝瓶啤酒嗎?我先去哭會……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發表于:2020-3-9 22:41

    • 阿甘BraveGan: 阿甘歪傳系列之2020阿拉善 巴丹吉林風的撫慰沙的吻                                      那一抹抹的痕 窮 ...
  • 苦行荒野 回復

    您們這樣太招人恨了。知道我每天砸塑料瓶吃碎冰的感受嗎?知道我每天啃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發表于:2020-3-9 22:37

    • 阿甘BraveGan: 阿甘歪傳系列之2020阿拉善 巴丹吉林風的撫慰沙的吻                                      那一抹抹的痕 窮 ...
  • 木槿花?? 回復

    不錯,寫的不錯,拍的美景也很美

    發表于:2020-3-7 20:13

  • 遠去的煙云 回復

    又是一群大神級的人物,膜拜一下!帖子也寫得好!

    發表于:2020-3-6 16:46

    • 阿甘BraveGan: [因從美篇轉至8264平臺,文字排版及圖片視頻有所變動,若需閱原文可移步阿甘歪傳美篇版本。https://www.meipian.cn/2nvj7dnp?share_from=self&;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發布新帖


電小二戶外電源500招募體驗官

8264在外部落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