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貢嘎雪山 [貢嘎重裝小環]首次高原,由此深種

[貢嘎重裝小環]首次高原,由此深種

作者:M·木星     15630人關注 2020-2-22 11:25
(老榆林的純凈星空)
時間:2020.1.15-1.25
人數:9人
路線:貢嘎常規小環(老榆林--上木居)
行程:1.18成都集合,1.19前往康定,進入老榆林,隨后進山
類型:AA重裝(45+)
(裝備帶太多,很多用不上)
簡要:
因本人首次高原重裝,極為重視高反,準備了相應藥品、應急氧氣。所幸全程無恙,安全出山。
此次前往貢嘎,主要是為了適應高反,為今年國慶的狼塔C+V做準備。根據幾天的狀態來看,嚴重的高反并未出現,偶爾的頭疼還是有的。
有二個隊友出現了中度高反,但休息之后可以趕路,全隊自進山至出山,行程順利,狀態OK。
詳情:
本規劃走完貢嘎,再去四姑娘山、華千山等路線,奈何因疫情的到來,打亂了一切。
在1.12-13號走完廣西的天姑線之后,15號坐火車前往成都,19號與其他隊友匯合后,正式踏上首次高原重裝征程。
D1
在老榆林進行了必要的物資補給后,徒步至電站,稍做休息,再次起程。
第一天,全隊進行了思想統一,以慢節奏為主。倘若第一天節奏太快,拉出高反,那么后面幾天會很痛苦。
(進山)
可能是來的時間不對,第一天的行程,所遇到的風景與預期相差甚遠,基本上沒有拍什么照片。
偶爾看到雪山露出全貌,以肉眼進行視覺上的觀賞,手機完全無法拍出感覺。
第一天風很大,而且是逆風,本人體重150斤,背包45+,加一塊接近200斤,但仍被大風時不時刮個趔趄。
最小的一個96年的小伙子,本身就瘦小,他走起來更加難受,可謂是舉步維艱。
SO,第一天在大風的阻力下,行進緩慢。一些體力不太好的隊友,始終落在我們身后。
下午5點鐘左右,隊伍中的老大哥發現一牧民房屋,門未上鎖。此時妖風依舊很大,老大哥憑著經驗告訴我們,就在這牧民房屋里安營。外面搭帳篷不現實,風太大。
后來也證實老大哥的判斷是正確的,如果前往前面的營地,很難扎營。
而此時,我們離預定營地,也僅相差1個小時的路程。
后面的幾位隊友由于體力,也找了間牧民屋住下,距離我們也是1個小時的路程。
夜晚,大風依舊肆虐,牧民的屋頂刮的嘩嘩響,真擔心屋頂被掀掉。
溫度很低,剛打上來的水,不到3分鐘即結冰。
手若不帶手套,在外面超過3分鐘就會凍的沒知覺。有位小伙伴因手套保暖性不好,手指被凍傷。
晚上本想拍星空,但天空云層太厚,等了許久不散。半夜起來看,依舊很厚重,拍星空計劃泡湯。
D2
通過對講機與后隊取得了聯系,他們出發很早,在中午10左右到了我們的宿營地。高原天亮的很晚,早上8點半左右才能完全放亮。
簡單收拾,開始第2天的行程。
第2天需要翻過日烏且埡口,海拔接近5000米。隊伍中有位走過的小伙伴提醒我們,必須下午3點左右翻過去,超過4點就會很危險。
因為4點以后,天氣變幻莫測,指不定就會遇到暴風雪,增加翻越的難度。
第2天全隊狀態良好,今天主要是以爬升為主,速度比昨天慢。由于貪戀雪山的雄偉,以及對海子的執念,在此地拍了多張照片,逗留的時間比較久。
初登雪山,個人對海子還是比較好奇的。雖然被冰封,看不到那如夢幻般的美,但也知足了。
當到達埡口,準備沖頂時,已是下午4點。只怪我們沒有足夠多的經驗,對埡口的難度也未放在心上,也因此造成了險象。
高原極其耗氧,尤其是沖頂的超級大長坡,幾乎是一步一步挪上去的。
頂上的雪并不是很厚,但凍的很結實,特別滑,即便穿了冰爪作用也不是很大。
有很多地方存在暗坑,用登山杖扎不動,以為前方OK,結果人踩上去,直接陷進坑里。
當快到達日烏且埡口的標志---4個石堆時,天氣驟變,狂風夾雜著大雪,瞬間視線受到了很大阻礙,天地一片混。
狂風呼嘯,冰冷透骨,溫度大幅下降,有小伙伴漸感身體不適,有失溫的風險。
有小伙伴拿出手機查看軌跡,結果手機剛拿出來,直接凍關機(蘋果)。另外一位小伙伴的華為手機能夠頂住,在大雪大風中,摸索著往上爬。
隊伍中的老大哥在前方開路,剩下的人排成一條線,緊緊跟著,在那種情況下,真的是稍不留神就會掉隊。
在那種情況下一旦掉隊,危險就增加很多。
讓人更加絕望的是,最后一個大坡是找著了,但非常陡峭,手腳并用才能勉強往上爬。
這個位置積雪比較厚,有的地方過腰,有的凍的很結實,踩不動。但問題是,這種雪況分布不均勻,只能一步一個腳印往上踩著爬,進度慢到無法形容。
在這個陡坡,每個人打起了12分精神,在隊首的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因為太陡太滑,一旦前面有任何一個人滑下去,后面的人都跑不掉。
起初也想過拉開距離往上爬,但整個超級大坡里,只有這一段的風小。已經有隊友出現不適的情況,不能在下面待太久吹狂風大雪了。
好在最后有驚無險,一人一個腳印,平安翻過了日烏且埡口。埡口的另一邊則風平浪靜,一派歲月靜好的局面。
后來看了下時間,僅這200米長度的坡,我們用了快2個小時。
由埡口下降到4600米左右的位置,有比較平坦的營地,直接扎營。
晚上依舊鉛云濃厚,營地剛扎好,便下起了雪花。取雪化水,隨便煮了點面吃,開始入眠。
由于海拔比較高,有頭疼的反應,一晚上基本上沒怎么睡好。早上問其他小伙伴,差不多都這樣。
D3
今天的行程比較趕,打算直接拱到貢嘎寺露營,距離約23KM左右。
早上10點出發,在老大哥的帶領下,一路暴走。下午六點左右,趕到了出原始森林的營地,此時距離貢嘎寺還有5KM,按照我們的速度,走點夜路完全沒問題。
由于今天的速度過快,有個小伙伴直接被拉爆了,走路如同夢游,生無可戀。
無語的是,跟著軌跡走,按理應該往左轉進貢嘎寺,結果我們鬼神使差的跟著軌跡往右轉,斜切而下。
更坑爹的是,即便是往右斜切,也在軌跡上。當越走越不對勁的時候,才發現跟軌跡的標準差了幾十米。
這幾十米是海拔,不是長度,兩步路并未發出偏離警告。
等于是往左,走平坦大道,繞山而上。而我們往右,則是沿著河堤走。方向沒有錯,位置沒有錯,但是高度有錯差。
發現不對時,拉爆的小伙伴也撐不住了,我們果斷原路返回,在一塊平坦的地方扎營。
當晚有星空,遺憾的是視野受限,拍不出大片。
D4
10點左右原路返回原始森林的露營地,找到了左轉的路徑。在山路上往下看時,甚至能看到昨晚我們走錯路,而鉆的河堤。
左轉的山路起點,距離貢嘎寺5.2KM,我們滿懷信心,打算2個小時拱過去,然后再趕往上梅村,次日翻子梅埡口到上木居。
有信心是好事,也能激勵人心。剛開始的一個小時,大家談笑風聲,好不快哉。
只是,越走越不對勁,因為我們明顯感覺越來越吃力,大大小小的坡,一個接一個,讓人絕望。
掏手機看軌跡,顯示還有3KM,小伙伴們瞬間又來了精神。
在無數個坡的折磨下,總用時達3個小時,此刻軌跡顯示距離貢嘎寺仍有2.2KM。2個小時,才走了1公里。
有小伙伴疑惑,咱這速度也不慢,為啥一直在爬坡、下坡、再爬坡、再下坡,如此循環3個小時。。。
十分無奈,只能咬牙堅持。又經歷半個小時的爬坡、下坡,比較魔性的一幕出現了。
半小時出發時,距離目的地尚有2.2KM,半個小時過去了,距離目的地還有2.8KM???
老大哥說,我們沒走錯路,只是在繞路。
再次咬牙上路,又經歷半小時的爬坡、下坡,一看軌跡,距離目的地還有3.2KM。。。
一位小伙伴撐不住了,一屁股坐下去起不來。
仔細研究了下軌跡,發現前面不遠處就是貢嘎寺與子梅村的分叉路口,我們即將到達。
休整一番,繼續上路。雖然分叉路口不遠,我們還是用了半個小時到達。
在這過程中,也看到了滿地的垃圾,各式各樣。我們猜測,這應該是商業隊的游客丟棄的。
雖然AA重裝隊不能人人百分百做到,但起碼會盡最大努力,把自己產生的垃圾帶走。
不為別的,只為那一聲”驢友“,這是一種稱呼,但又何嘗不是一種榮譽?
自進入全民戶外階段后,大批偽戶外愛好者,打著資深”驢友“的名號,肆意踐踏大自然,其所造成的影響,讓大眾對驢友產生了極大誤解。
但真正的驢友卻鮮有解釋的,全民戶外不是口號,而是一種號召。作為驢友,當然希望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一起親近大自然賜予的美好。
(分叉路口,往左貢嘎寺,往右子梅村)
下午3點半左右,我們幾人到達貢嘎寺。買了泡面以及可樂。價格倒還合理,只是,寺廟要收門票20元/人,帳篷露營費10元/頂,如果住宿,一人50元,我看著空蕩蕩的寺廟發呆。
進入新經濟時代以來,商業化幾乎覆蓋了所有的產業鏈,不曉得最后的凈土在哪里。
貢嘎主峰被云層遮擋,無法窺其全貌。隨后天氣驟變,大霧漫天,開始下雪。
D5
雪下了一夜,早晨一片潔白。天空放晴,貢嘎主峰依舊不可視。
昨天后隊的幾個小伙伴也趕了上來,由于時間安排,有2個小伙伴于昨天搭乘摩托車下到上子梅村。
剩余幾人收拾完畢,于10點左右趕往上子梅村,中午12點時分到達。
而在這里,有了手機信號,也了解到了外面的新冠狀病毒大暴發。綜合多種因素,我們決定租車趕往上木居,盡快返家。
經過多方輾轉,聯系到了一位村民,愿意開車直接送我們到康定,5個人2000元。
結語:
貢嘎作為高原雪山重裝的初級路線確實不錯,由于疫情的暴發,打亂了所有的計劃,其他地方也無法涉足,只能返家。
對此次行程,總結如下:
1、不要帶水袋,超低溫會讓你的水袋變成冰塊,最好帶2個保溫杯
2、翻日烏且埡口一定要早,一定要早,一定要早,16:00以后能不翻就別翻。
3、帶點濕巾,睡前擦拭下臉會睡的比較舒服(濕巾也會凍硬)。
4、少帶面包之類不擋飽的食物,囊餅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5、不要帶大米,煮起來能讓你上火,半天都不熟,可以考慮脫水米飯。
6、如果跟我一樣是首次高原重裝,建議你走貢嘎環線。
火如風馬 發表于 2020-2-22 12:59 老哥可以補充一下裝備詳細信息嘛?睡袋黑冰哪一款,蛋槽是山之泉加厚款嘛,還有羽絨服,帳篷等信息,看圖片好像有隊友帳篷沒帶雪裙呀,遭遇大雪頂得住嘛。謝謝。
發自8264手機版 m.8264.com
黑冰G1500睡袋,蛋槽墊子沒要求,能用就行。帳篷最好用四季帳,除非是特大的暴風雪,才用的到雪裙,這種天氣太少見了。尋常的大風大雪,四季帳只要打好地釘就OK了。羽絨服、羽絨褲得有,夜里-20度,人一旦停下來會凍的受不了,除非你穿著羽絨服、羽絨褲。
羽絨服、褲子,可以參考凱樂石1000元左右的價位,這個充絨量足夠了。9494946359 發表于 2020-2-22 19:31 這照片發的順序好像不對
后面幾張不對,因為我沒照片可發了。這次行程沒看到啥風景,光挨凍了胖哥若瑟 發表于 2020-2-24 01:49 自行車過的去嗎這條路?車子自重10公斤,駝包不超過20公斤
80%的路自行車可以過,另外20%的路需要過河、過獨木橋、還有亂石坡,尤其是翻埡口,對自行車而言,通過會很麻煩,建議背包徒步。sarge19741 發表于 2020-2-24 15:22 冬天的低溫是最大的困難,如果有高反就比較麻煩了
就埡口那里溫度比較低,有-20度左右,其他地方還好,普遍在-5度左右蝶舞紫煙 發表于 2020-2-26 15:01 走過花季、秋季,冬季還沒去過,不一樣的美,值得再去
冬貢的風景沒夏貢好看,個人覺得,冬貢的特點在于雪與山融合后的震撼lawlxq 發表于 2020-2-28 11:10 作為一日包夠用嗎背負系統舒服嗎?
一天的輕裝足夠了,也可以用于上班的通勤包,沒啥背負系統,跟普通的差不多( 本文作者 : M·木星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青山綠水海闊天空 回復

    厲害了厲害了

    發表于:2020-3-11 12:15

  • 蝶舞紫煙 回復

    哈哈,主要是沒去看過,挺想去看看雪與山的融合、千里冰封、山舞銀蛇的那種震撼的美的。再則重慶過去接近性很好很方便

    發表于:2020-3-9 14:20

    • M·木星: 冬貢的風景沒夏貢好看,個人覺得,冬貢的特點在于雪與山融合后的震撼
  • M·木星 回復

    瑟瑟發抖

    發表于:2020-3-2 21:51

  • M·木星 回復

    太難了

    發表于:2020-3-2 21:50

  • 得瑟.qie 回復

    爬埡口200米那段,感覺眨下眼都像睡了一覺

    發表于:2020-3-1 13:31

  • 城南舊事n 回復

    你們走這天氣不算極端,我前年冬季走才極端

    發表于:2020-3-1 09:23

    • M·木星: 本帖最后由 M·木星 于 2020-2-22 10:19 編輯 [attach]45781559[/attach] (老榆林的純凈星空) 時間:2020.1.15-1.25 人數:9人 路線:貢嘎常規小環(老榆林--上木居) 行程:1.18成都集合,1.19前往康定,進入老榆林,隨后進山 類型:AA重裝(45+) [attach]45781418[/attach] (裝備帶太多,很多用不上) 簡要: 因本人首次高原重裝,極為重視高反,準備了相應藥品、應急氧氣。所幸全程無恙,安全出山。 此次前往貢嘎,主要是為了適應高反,為今年國慶的狼塔C+V做準備。根據幾天的狀態來看,嚴重的高反并未出現,偶爾的頭疼還是有的。 有二個隊友出現了中度高反,但休息之后可以趕路,全隊自進山至出山,行程順利,狀態OK。 詳情: 本規劃走完貢嘎,再去四姑娘山、華千山等路線,奈何因疫情的到來,打亂了一切。 在1.12-13號走完廣西的天姑線之后,15號坐火車前往成都,19號與其他隊友匯合后,正式踏上首次高原重裝征程。 D1 在老榆林進行了必要的物資補給后,徒步至電站,稍做休息,再次起程。 第一天,全隊進行了思想統一,以慢節奏為主。倘若第一天節奏太快,拉出高反,那么后面幾天會很痛苦。 [attach]45781428[/attach] (進山) 可能是來的時間不對,第一天的行程,所遇到的風景與預期相差甚遠,基本上沒有拍什么照片。 偶爾看到雪山露出全貌,以肉眼進行視覺上的觀賞,手機完全無法拍出感覺。 第一天風很大,而且是逆風,本人體重150斤,背包45+,加一塊接近200斤,但仍被大風時不時刮個趔趄。 最小的一個96年的小伙子,本身就瘦小,他走起來更加難受,可謂是舉步維艱。 [attach]45781429[/attach] [attach]45781431[/attach] [attach]45781445[/attach] SO,第一天在大風的阻力下,行進緩慢。一些體力不太好的隊友,始終落在我們身后。 下午5點鐘左右,隊伍中的老大哥發現一牧民房屋,門未上鎖。此時妖風依舊很大,老大哥憑著經驗告訴我們,就在這牧民房屋里安營。外面搭帳篷不現實,風太大。 后來也證實老大哥的判斷是正確的,如果前往前面的營地,很難扎營。 而此時,我們離預定營地,也僅相差1個小時的路程。 后面的幾位隊友由于體力,也找了間牧民屋住下,距離我們也是1個小時的路程。 [attach]45781464[/attach] 夜晚,大風依舊肆虐,牧民的屋頂刮的嘩嘩響,真擔心屋頂被掀掉。 溫度很低,剛打上來的水,不到3分鐘即結冰。 手若不帶手套,在外面超過3分鐘就會凍的沒知覺。有位小伙伴因手套保暖性不好,手指被凍傷。 晚上本想拍星空,但天空云層太厚,等了許久不散。半夜起來看,依舊很厚重,拍星空計劃泡湯。 D2 通過對講機與后隊取得了聯系,他們出發很早,在中午10左右到了我們的宿營地。高原天亮的很晚,早上8點半左右才能完全放亮。 簡單收拾,開始第2天的行程。 [attach]45781465[/attach] [attach]45781466[/attach] 第2天需要翻過日烏且埡口,海拔接近5000米。隊伍中有位走過的小伙伴提醒我們,必須下午3點左右翻過去,超過4點就會很危險。 因為4點以后,天氣變幻莫測,指不定就會遇到暴風雪,增加翻越的難度。 [attach]45781467[/attach] 第2天全隊狀態良好,今天主要是以爬升為主,速度比昨天慢。由于貪戀雪山的雄偉,以及對海子的執念,在此地拍了多張照片,逗留的時間比較久。 初登雪山,個人對海子還是比較好奇的。雖然被冰封,看不到那如夢幻般的美,但也知足了。 [attach]45781482[/attach] 當到達埡口,準備沖頂時,已是下午4點。只怪我們沒有足夠多的經驗,對埡口的難度也未放在心上,也因此造成了險象。 高原極其耗氧,尤其是沖頂的超級大長坡,幾乎是一步一步挪上去的。 頂上的雪并不是很厚,但凍的很結實,特別滑,即便穿了冰爪作用也不是很大。 有很多地方存在暗坑,用登山杖扎不動,以為前方OK,結果人踩上去,直接陷進坑里。 [attach]45781411[/attach] 當快到達日烏且埡口的標志---4個石堆時,天氣驟變,狂風夾雜著大雪,瞬間視線受到了很大阻礙,天地一片混。 狂風呼嘯,冰冷透骨,溫度大幅下降,有小伙伴漸感身體不適,有失溫的風險。 有小伙伴拿出手機查看軌跡,結果手機剛拿出來,直接凍關機(蘋果)。另外一位小伙伴的華為手機能夠頂住,在大雪大風中,摸索著往上爬。 [attach]45781531[/attach] 隊伍中的老大哥在前方開路,剩下的人排成一條線,緊緊跟著,在那種情況下,真的是稍不留神就會掉隊。 在那種情況下一旦掉隊,危險就增加很多。 [attach]45781529[/attach] 讓人更加絕望的是,最后一個大坡是找著了,但非常陡峭,手腳并用才能勉強往上爬。 這個位置積雪比較厚,有的地方過腰,有的凍的很結實,踩不動。但問題是,這種雪況分布不均勻,只能一步一個腳印往上踩著爬,進度慢到無法形容。 在這個陡坡,每個人打起了12分精神,在隊首的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因為太陡太滑,一旦前面有任何一個人滑下去,后面的人都跑不掉。 起初也想過拉開距離往上爬,但整個超級大坡里,只有這一段的風小。已經有隊友出現不適的情況,不能在下面待太久吹狂風大雪了。 [attach]45781533[/attach] 好在最后有驚無險,一人一個腳印,平安翻過了日烏且埡口。埡口的另一邊則風平浪靜,一派歲月靜好的局面。 后來看了下時間,僅這200米長度的坡,我們用了快2個小時。 由埡口下降到4600米左右的位置,有比較平坦的營地,直接扎營。 [attach]45781524[/attach] [attach]45781532[/attach] 晚上依舊鉛云濃厚,營地剛扎好,便下起了雪花。取雪化水,隨便煮了點面吃,開始入眠。 由于海拔比較高,有頭疼的反應,一晚上基本上沒怎么睡好。早上問其他小伙伴,差不多都這樣。 D3 今天的行程比較趕,打算直接拱到貢嘎寺露營,距離約23KM左右。 早上10點出發,在老大哥的帶領下,一路暴走。下午六點左右,趕到了出原始森林的營地,此時距離貢嘎寺還有5KM,按照我們的速度,走點夜路完全沒問題。 [attach]45781535[/attach] [attach]45781537[/attach] [attach]45781538[/attach] 由于今天的速度過快,有個小伙伴直接被拉爆了,走路如同夢游,生無可戀。 無語的是,跟著軌跡走,按理應該往左轉進貢嘎寺,結果我們鬼神使差的跟著軌跡往右轉,斜切而下。 更坑爹的是,即便是往右斜切,也在軌跡上。當越走越不對勁的時候,才發現跟軌跡的標準差了幾十米。 這幾十米是海拔,不是長度,兩步路并未發出偏離警告。 等于是往左,走平坦大道,繞山而上。而我們往右,則是沿著河堤走。方向沒有錯,位置沒有錯,但是高度有錯差。 發現不對時,拉爆的小伙伴也撐不住了,我們果斷原路返回,在一塊平坦的地方扎營。 當晚有星空,遺憾的是視野受限,拍不出大片。 [attach]45781539[/attach] D4 10點左右原路返回原始森林的露營地,找到了左轉的路徑。在山路上往下看時,甚至能看到昨晚我們走錯路,而鉆的河堤。 左轉的山路起點,距離貢嘎寺5.2KM,我們滿懷信心,打算2個小時拱過去,然后再趕往上梅村,次日翻子梅埡口到上木居。 [attach]45781541[/attach] 有信心是好事,也能激勵人心。剛開始的一個小時,大家談笑風聲,好不快哉。 只是,越走越不對勁,因為我們明顯感覺越來越吃力,大大小小的坡,一個接一個,讓人絕望。 掏手機看軌跡,顯示還有3KM,小伙伴們瞬間又來了精神。 在無數個坡的折磨下,總用時達3個小時,此刻軌跡顯示距離貢嘎寺仍有2.2KM。2個小時,才走了1公里。 [attach]45781543[/attach] 有小伙伴疑惑,咱這速度也不慢,為啥一直在爬坡、下坡、再爬坡、再下坡,如此循環3個小時。。。 十分無奈,只能咬牙堅持。又經歷半個小時的爬坡、下坡,比較魔性的一幕出現了。 半小時出發時,距離目的地尚有2.2KM,半個小時過去了,距離目的地還有2.8KM??? [attach]45781544[/attach] 老大哥說,我們沒走錯路,只是在繞路。 再次咬牙上路,又經歷半小時的爬坡、下坡,一看軌跡,距離目的地還有3.2KM。。。 一位小伙伴撐不住了,一屁股坐下去起不來。 [attach]45781545[/attach] 仔細研究了下軌跡,發現前面不遠處就是貢嘎寺與子梅村的分叉路口,我們即將到達。 休整一番,繼續上路。雖然分叉路口不遠,我們還是用了半個小時到達。 在這過程中,也看到了滿地的垃圾,各式各樣。我們猜測,這應該是商業隊的游客丟棄的。 [attach]45781546[/attach] 雖然AA重裝隊不能人人百分百做到,但起碼會盡最大努力,把自己產生的垃圾帶走。 不為別的,只為那一聲”驢友“,這是一種稱呼,但又何嘗不是一種榮譽? 自進入全民戶外階段后,大批偽戶外愛好者,打著資深”驢友“的名號,肆意踐踏大自然,其所造成的影響,讓大眾對驢友產生了極大誤解。 [attach]45781547[/attach] 但真正的驢友卻鮮有解釋的,全民戶外不是口號,而是一種號召。作為驢友,當然希望更多的人參與進來,一起親近大自然賜予的美好。 [attach]45781548[/attach] (分叉路口,往左貢嘎寺,往右子梅村) 下午3點半左右,我們幾人到達貢嘎寺。買了泡面以及可樂。價格倒還合理,只是,寺廟要收門票20元/人,帳篷露營費10元/頂,如果住宿,一人50元,我看著空蕩蕩的寺廟發呆。 [attach]45781550[/attach] 進入新經濟時代以來,商業化幾乎覆蓋了所有的產業鏈,不曉得最后的凈土在哪里。 貢嘎主峰被云層遮擋,無法窺其全貌。隨后天氣驟變,大霧漫天,開始下雪。 [attach]45781551[/attach] D5 雪下了一夜,早晨一片潔白。天空放晴,貢嘎主峰依舊不可視。 昨天后隊的幾個小伙伴也趕了上來,由于時間安排,有2個小伙伴于昨天搭乘摩托車下到上子梅村。 [attach]45781552[/attach] [attach]45781554[/attach] 剩余幾人收拾完畢,于10點左右趕往上子梅村,中午12點時分到達。 而在這里,有了手機信號,也了解到了外面的新冠狀病毒大暴發。綜合多種因素,我們決定租車趕往上木居,盡快返家。 經過多方輾轉,聯系到了一位村民,愿意開車直接送我們到康定,5個人2000元。 [attach]45781553[/attach] 結語: 貢嘎作為高原雪山重裝的初級路線確實不錯,由于疫情的暴發,打亂了所有的計劃,其他地方也無法涉足,只能返家。 對此次行程,總結如下: 1、不要帶水袋,超低溫會讓你的水袋變成冰塊,最好帶2個保溫杯。 2、翻日烏且埡口一定要早,一定要早,一定要早,16:00以后能不翻就別翻。 3、帶點濕巾,睡前擦拭下臉會睡的比較舒服(濕巾也會凍硬)。 4、少帶面包之類不擋飽的食物,囊餅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5、不要帶大米,煮起來能讓你上火,半天都不熟,可以考慮脫水米飯。 6、如果跟我一樣是首次高原重裝,建議你走貢嘎環線。
  • 城南舊事n 回復

    可以,有人自行車走過

    發表于:2020-3-1 09:21

    • 胖哥若瑟: 自行車過的去嗎這條路?車子自重10公斤,駝包不超過20公斤
  • 微信昵稱10261 回復

    伴游的充氣美女沒有時間兼職

    發表于:2020-2-28 21:54

  • lawlxq 回復

    作為一日包夠用嗎背負系統舒服嗎?

    發表于:2020-2-28 11:10

發布新帖


電小二戶外電源500招募體驗官

8264在外部落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