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跨越天山 穿越烏孫古道 — 8264 野城團隊烏孫古道穿越活動回顧 (更新至 33頁 321-329樓,完畢。) 西天山 翻越包扎頓達坂 天堂湖泛舟 活動線路:庫車—黑英山—博孜克爾格河—阿克布拉克達坂—阿克庫勒湖—科克蘇河—包扎頓達坂—瓊庫什臺(溫泉)—特克斯

作者簡介: 壞蛋(流浪的風戶外旅行領隊,本次烏孫古道領隊之一) 是誰,在乍暖還寒的枝頭,搖曳春暖花開,用一縷柔風暖著心色,恣一瓣桃紅綻開。  ——題記 有時我多么希望 有一片湖 早晨 陽光照在湖面 我們站在草地上 湖的對面是雪山 太陽很低 但太陽是明亮的 草在結它的種子 風在搖它的葉子 我們站著 不說話 就十分美好

行者烏孫 寫在前面:半年前發AA帖召人,寫了《夏特,不去會死!招狗男女》見鏈接:http://bbs.8264.com/thread-442455-1-1.html,后來改為烏孫夏特古道連穿,走完烏孫,今年究竟是沒能有機會走夏特,特此記錄烏孫的故事,聊表遺憾。 飛機到達時照例晚點而且是凌晨,迷糊中落地的震動讓我神經兮兮的的蹭一聲坐起來,看清現實后,轉過頭茫然看著窗外的燈火。兩層

【原文發表于《湖北日報·東湖副報刊》】 探險烏孫古道作者:彭緒洛去走烏孫古道,是半年前就定下來的,當我第一時間看到這條線路時,就被深深吸引住了。因為這是一條歷史文化之道; 更是一條風景美到極致之道; 還是一條挑戰自己意志力,提升自己強大內心之道。

烏孫古道—南北疆穿越烏孫,是我國一個以游牧為主的古老部落,歷史上稱之為哈薩克族的祖先,于公元前2至1世紀崛起于我國西北地區,后在伊犁河流域建立了一個舉足輕重的政權--烏孫國。烏孫古道是漢代西域烏孫國南通龜茲國的交通要道,北銜準噶爾盆地,南控塔里木綠洲,是貫通天山南北的咽喉,歷史上許多游牧民族都要爭奪這塊寶地。漢武帝為了與烏孫結好而對抗匈奴、隋唐時期西突厥

8月18日至9月4日坐火車前往新疆穿越烏孫古道紀實 線路與時間:D18月18日 17:10火車站候車廳門口集合→17:30檢票進站→17:45坐車離開→18:40到鄭州站下車→18:55不出站到了鄭州站候車室等待→20:30檢票進站→20:35坐上T197次車開往烏魯木齊→20:55發車離開→22:00熄燈入睡 D28月19日6:30起床→11:50蘭州站→15

2018年7月新疆之行走了兩條線——烏孫古道和博格達環線,現在對走線情況分別記述如下: 烏孫古道 1-16頁; 環博格達17-24頁。 一、烏孫古道 烏孫古道是烏孫國到龜茲國穿越天山南北的古道,當年解憂公主的女兒弟史公主從這里翻越天山遠赴天山南麓,嫁給年輕的龜茲王。 烏孫古道是中國十大頂級徒步線路之一,它和狼塔C

這是場與自然生死存亡的較量。這是場與自我突破極限的較量。這也是場與江湖五個不相識的兄弟有關的故事。 新疆三大頂級徒步線路之一的烏孫古道,匯集了散落在江湖且一心想目睹它美麗的兄弟姐妹。又有多少英雄行走在這條險峻而壯麗的古道成了枯骨,又有多少壯士還沒爬過第一座達坂被迫下撤回家!我們迎著暴風雪,摔著一身傷,不畏艱險,不懼困難,憑著各自的英勇走出了這條經典路線。 故事就由這幾張票開始吧..

從新疆回來兩個多星期了,到現在才有時間坐下來,認真地記錄下我們這一路烏孫之行的快樂、艱難和美好。本不想把這一路寫得很艱辛、很危險,嚇到家人、朋友和后面打算走烏孫的伙伴們,讓他們擔心。但因為天氣不好,讓原本輕松、保險、容易的古道充滿變數,難度和危險程度都升了級,讓我們走得艱難和心驚膽顫。所以,本著講述我們這一路的真實歷程,給后來人以參考和借鑒,我盡量還原當時的場景和所有細節。同時也會附上大量

我們一家三口的烏孫古道穿越 首先說明一點,我寫的游記猶如流水賬,實在是文采不行,不喜歡的可以下次不看,覺得還行的謝謝鼓勵了,不管怎么樣感謝大家了。 《騎馬的感覺真好啊,雖然我烏孫第三天過河就騎了兩下其中一下,快到岸邊還被摔下馬,但我還是覺得騎馬爽啊,尤其我這大包小包的》 8.25走完第三次狼塔C加V之后,我按照計劃在烏市等烏孫古道穿越的朋友,還有我媳婦

作者:士強 9月28日 翻越阿克布拉克達坂 1、行程概括 今天10:40出發,晚上8:30左右到達營地。 昨天晚上,藏木剛說過我,為嘛不拉內帳,結果昨晚就進了一只老鼠類,我晚上睡覺也有聽到動靜,以為是在內賬外面,結果是在里面~早上一起來它就溜出去了,看了下,把我的一條褲子啃了幾個洞......還好充氣墊沒有啃壞。 所以現在想想,出帳篷或睡覺一定要拉內賬,不然要是進

一、序國慶,對于平時工作很忙的驢友來說,是每年最重要的一個假期了,又可以出去虐出去浪了,可以走一走看一看大好河山。在戶外公司上班,國慶不去戶外怎么行?這不國慶前2個月,我就開始找活動了,這次的活動是在兩步路約伴里面找到的,去年兩步路長線成形活動還蠻少的,今年就明顯多很多了,看得見的成長。去年去珠峰東坡寫的游記,我都說是自虐之旅,沒

2019年7月17日,在遼陽太陽花的感召下來之全國各地的19位戶外愛好者聚集在烏魯木齊,準備晚上火車去庫車。利用半天的時間波塔、夢依及爾小生等在老高的帶領下來到烏魯木齊大巴扎,領略西域風情。 2019年7月18日早火車到達庫車縣,準備進山的物資和游覽獨庫公路、天山大峽谷及庫車古城。

緣起: 新疆前幾年來過兩次,已經大致看遍了南北疆的風景,但還從來沒有想過要走一條徒步線路。這幾年玩戶外時間越久,便漸漸開始萌生來新疆走一條徒步線路。烏孫便進入視線,但是念了幾年,一直沒勇氣去,一來聽說它的虐,二來聽說要趟過無數條冰冷刺骨的冰河。。。但同時也被那一路迷人的雪山,湖泊,密林所吸引。去年走完貢嘎線后,覺得有信心去挑戰一下,就馬上和同伴約定今年的烏孫。由于重裝和輕裝的價格差距太大

天山是南疆和北疆的天然分界線,在這浩瀚的山脈深處,隱藏著許多南北穿越天山的道路,烏孫就是其中一條。跨越天山南北130公里的風光之路,囊括草原、密林、雪山、冰川、湖泊、星空,一步一景,最為夢幻之處在于讓人一眼看到四季,嘆為觀止!

風雪烏孫,一念天堂 ——2019年國慶烏孫古道AA重裝反穿路書 烏孫古道回來已有段時間,但天堂湖的美卻一直在腦海里念念不忘。既然難忘,索性理理思路記下來。另外,計劃在55歲前每年走一條長線,算個小目標。有目標,就需要有計劃有實施,要求再高點,也要有總結有回憶。所以,對著電腦,敲著鍵盤,有了以下一篇流水帳,不是“言之無文,行而不遠”,主要是留點念想

本次烏蘇古道有驚無險,暴風雪與晴空你追我趕,陰天多云親密無間,早上出發很晚,晚上天黑才到營地,每人負重超過以往上限嚴重影響原定計劃......問題雖然很多,但在所有隊員相互配合、互幫互助下,所有人無傷平安歸來,再次感謝各位隊友。

2017年9月27日,期待了很久的新疆烏孫古道徒步終于出發了,經歷了漫長的50個小時火車的長途跋涉終于到達伊寧。出了車站沒顧得上在伊寧站拍個照片就匆匆上了去特克斯的大巴。

序沒接觸戶外之前,喜歡推著行李箱出去,待在陌生的城市走街串巷。不知何時厭倦繁華都市,背起登山包,去看不曾看過的風景,走不曾走過的路。短線走多想嘗試長線,當時計劃新疆烏孫古道與四川貢嘎山二選一,后覺得烏孫古道比較適合,線路有峽谷穿越+翻越天山+高海拔徒步+溜索渡河+涉水渡河,重點只需要翻穿兩座達坂,難道不大,適合我這種菜鳥級。近年戶外事故頻繁,在尋找組織格外謹慎,戶外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亞丁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韓國 意大利 俄羅斯 菲律賓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加拿大 土耳其 新加坡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瑞士 埃及 緬甸 英國 蒙古 阿聯酋 奧地利 瑞典 伊朗 迪拜 肯尼亞 希臘 墨西哥 南非 巴基斯坦 以色列 捷克 摩洛哥 荷蘭 挪威 帕勞 冰島 丹麥 乞力馬扎羅 葡萄牙 匈牙利 坦桑尼亞 芬蘭 阿根廷 朝鮮 約旦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格魯吉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拿馬 巴西 秘魯 亞美尼亞 梵蒂岡 哈薩克斯坦 奧克蘭 克羅地亞 馬耳他 愛沙尼亞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盧森堡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馬達加斯加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馬丘比丘 留尼旺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申根 哥德堡 阿富汗 烏干達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巴哈馬 多哥 塞舌爾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科倫坡 布隆迪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